乐谱大全_中国乐谱网

乐谱大全_中国乐谱网

乐谱大全,中国乐谱网网为你提供成千上万的免费吉他谱、钢琴谱、提琴谱、古筝谱、二胡谱、口琴谱、扬琴谱、萨克斯谱、扬琴谱、萨克斯谱、笛子曲谱、手风琴谱、电子琴谱、简谱架子鼓谱、长笛曲谱、儿歌简谱、合唱曲谱、笛箫曲谱、尤克里里谱、为广大乐谱爱好者初学者提供方便的访问.

菜单导航

第二百一十二章、爱好琴谱的齐大公子TXT下载

作者: 乐谱大全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5日 23:07:40

    第二百一十二章、

    季元海蓦的抬头,愕然的看向曲莫影,带着稚气的声音一本正经的问道:“曲四小姐是何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香姨娘这样一个妾室姨娘的身份实在是太低了一些,在府里也护不住季世子吧!”

    这话虽然是问话,但听得出根本没有问的意思在里面。

    季元海心头一动,眼神激动起来:“曲四小姐有法子吗?”

    眼前的这位曲四小姐虽然比他大的不多,但莫名的让他信服,而且有一点,他虽然年少却看得清楚,这位曲四小姐对自家大房极有感情,也是一心一意的为了三妹的事情,这几日他也一直在查,无奈人微力小,到现在也没查到什么。

    “表小姐,不可能的,太夫人不会同意的。”香姨娘摇了摇头苦笑道,因为她去京兆尹府去告状,把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太夫人又岂会满意,这几天也是使着法子的支应她,太夫人想要对付一个儿子的妾室,法子多的是。

    再加上一个肖氏在那里挑拨,香姨娘的日子可想而知了。

    “过几日,府上太夫人是不是要带着你们一起去做一场法事?”曲莫影不急不燥的问道。

    京城的规距,亲人逝去,都会有一场法事要去寺庙里做,以爹爹的身份,眼下这个时候太夫人一定会亲自出面的,而且十之八九定要大悲寺。

    季府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眼下正是最需要好名声的时候。

    “对,会有一场的,已经定好了,就在大悲寺。”香姨娘拿帕子在眼角抹了抹,点了点头道。

    “那一日,能不能麻烦香姨娘把贵府太夫人引到点长明灯的大殿?”曲莫影问道。

    “哪一处?”香姨娘想了想,问道。

    大悲寺不小,也因此点长明灯的大殿有好几处,季府之前也替凌安伯点了长明灯的,是在最好的那一处。

    “就是最好的那一处,我也在那里给姨父和表姐点了两盏长明灯。”曲莫影道,那一处点长明灯的都是身份不一般的,曲莫影这个侍郎之女,勉强够格,也因此那一带的长明灯不多,过来参拜的人也很少,最是清静。

    “表小姐是想……”香姨娘惊愕的问道。

    曲莫影摇了摇手,打断了香姨娘的话,“香姨娘不必问什么,你到时候配合我就行。”

    香姨娘将信将疑起来,抬眼看向季元海,看他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有些拿不定主意,不是她不相信曲莫影,只是看到曲莫影这么纤瘦单薄的模样,实在让她不安生。

    “姨娘,就应下表姐吧!”倒是季元海干脆多了。

    毫不犹豫的点了头,并且道:“我到时候也会跟着去的,如果表姐有需要的地方,自然也可以唤我,可能我比姨娘更方便一些,有些事情姨娘不方便出面,我却是正好。”

    既然曲府的这位四小姐,也是一心的帮自己,做为季府的世子,现在是大房一脉,这一声表姐也是当得的。

    曲莫影唇角微微的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当日季寒月是季元海的堂姐,眼下曲莫影这一声“表姐”的确是应得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曲莫影点了点头。

    “好,婢妾知道。”香姨娘郑重的点了点头,这事既然世子答应下来,她努力配合就是,周嬷嬷说了,表小姐也只是一心想找三小姐,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可眼下她在季府却是举步维艰,根本不能为三小姐的事情出一番力。

    没有任何的证据,也打不到一丝可用的痕迹,其实最主要的就是他们没什么权力,只担了一个名头,而且还都在被为难,府里的下人根本就不看好他们,又岂会对他们说什么有用的。

    事情既然商量妥当,曲莫影也就没留他们两位,香姨娘和季元海一起起身离开,曲莫影却也是不急着走,让书店的伙计找了一些曲谱过来,仔细的查看一番之后,才买了几本觉得好的,带着离开。

    书肆二楼的楼梯并不宽大,而且还很陡,曲莫影走的很小心,但架不住冲上来的人走的不小心。

    眼看着下面上来的人就要冲上来,雨春急忙挤到曲莫影面前,正撞上对面的人,身子摇晃了几下,直接就坐到了楼梯口上。

    “实在对不住。”对面的人见撞到了人,停下了脚步,满怀歉意的看向曲莫影。

    雨春丫环打扮,一看就知道只是下人。

    不过曲莫影的打扮也很特殊,眼肓之人可不多。

    “怎么回事?怎么停下了?”下面又过来几个年轻的公子哥,后面都跟着一个小厮,捧着笔墨纸砚,有一人还扬高了声音道,待到了近前才看到曲莫影拉着雨春起来,一时间也颇觉得不好意思。

    “实在对不住,实在对不住,这位小姐,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以马上去看看。”领头的年轻人看起来很是儒雅,二十岁左右的年纪,看着倒是一个和善的,长的也温和英俊,就是方才走的急了一些,额头上见汗,向曲莫影拱手行礼,又道歉道。

    “无碍。”曲莫影看了他们一眼,缓声道,没有因为见到这么多的年轻男子慌乱,低下头柔和的问雨春,“你还好吗?”

    雨春动了动胳膊和脚,摇了摇头:“小姐,我没事。”

    “那我们走吧!”曲莫影见她神色不变,知道没什么大事,也就没打算留下。

    只是下路被下面的给堵住了,一时间也走不了,只能拿目光看向对面的年青人:“请这位公子让一让可好?”

    “好,好,让一下。”年轻人急忙道,身子往边上靠去,后面的几位也一个个紧紧的靠住,把当中的路让出来,曲莫影扶着雨春的手,落落大方的从他们中间过去。

    待得她们离开,几位年轻的世家公子便在楼梯口议论起来:“这位不会是曲侍郎府上的那位四小姐?”

    有人提出疑议:“也可能不是,说不得是辅国将军的女儿,听说也有眼疾,看她落落大方的样子,就不象是一般的闺秀。”

    “也对,那位曲侍郎府上的四小姐,自小就失了生母教养,又一直养在庄子里,又怎么可能这般得体端庄。”有人赞同。

    “传言不可信。”又有人反驳道。

    “也可能两个都不是,你们就不许京城中有其他的小姐有眼疾不成。”有人调笑道。

    齐修然的目光却一直若有所思的落在前面,他是齐国公府的大公子,父亲是现在的齐国公世子,既便现在齐国公不太管事了,但也牢牢的坐在大世家之列。

    “怎么了?”见他一直若有所思的样子,边上的一位好友低声问道。

    “没什么,我们上去,看看那曲谱还在不在。”齐修然整理了一下神色,转身往上前快步行去。

    他们几个听说这里有一份曲谱是绝谱,但是残篇,就一心的想来看看,齐修然心急之下,疾行了几步,差一点就和曲莫影撞上。

    几个人听他这么一说,一个个也没了说闲话的心思,这几位都爱好这些,纷纷跟着上去。

    待到了上面,一找,发现根本没有他们要找的曲谱,叫过伙计来一问,才发现他们晚了一点点,正巧被方才的一位小姐买走了。

    很明显的标记就是这位小姐眼睛上面缚着眼纱,一看就是眼神不太好,有眼疾的那种。

    几位公子哥一个个后悔不已,都觉得早来上一会,这曲谱就落到自家手上了。

    又有人提议,可以找这位小姐出高价购买,反正这曲谱就是一份残谱,放在一般人手里也没什么用,又不懂得如何去续,就算是续了,也不怎样。

    这几位公子一个个都家世了得,说这话的时候也一个个觉得理所当然。

    于是这话接下来又是讨论方才这位小姐是不是曲侍郎府上的四小姐,还是辅国将军的女儿。

    这两位的身份可是完全不同,估摸着想从曲侍郎府上的小姐手里得到这份曲谱更简单一些,而那位刘大小姐,听闻是到京城之后,就一直谢绝访客,连景王去见,也碰了几回钉子,更何况他们。

    “对了,你们府上不是要办一场宴会吗,听说京中许多小姐都去了,说不定曲侍郎府上的四小姐和辅国将军府的大小姐都会来,到时候你就可以看看是哪一位小姐了,说不定你一说,人家立时就同意给你这么一个面子。”

    有人提议道。

    齐修然是京中有数的贵公子,有大把的世家千金看上他,能让他产生好感,必然会有许多小姐愿意的。

    “对,对对!”有人说,自然有人应声,连连点头。

    然后一个个呼应起来,齐修然被他们吵的没法子,只能道:“好,我到时候去看看就是,如果真的是我们方才遇到的小姐,必然想法子问一声。”

    那份曲谱他实在是想了许久,也找了许久,只是一直没有,原本以为不可能存在了,却没想听一位同窗好友说这里有,可惜现在还是来迟了一步, 心里也难以割舍,听着他们的提议,也不算太离谱,也就答应下来。

    如果真的有,他必然想方设法高价劝这位小姐买下来,只是方才虽然只看到一点点的粉脸,竟莫名的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很奇怪。

    他可以肯定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小姐……

本文地址:http://www.ozine.cn/kqp/8135.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