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谱大全_中国乐谱网

乐谱大全_中国乐谱网

乐谱大全,中国乐谱网网为你提供成千上万的免费吉他谱、钢琴谱、提琴谱、古筝谱、二胡谱、口琴谱、扬琴谱、萨克斯谱、扬琴谱、萨克斯谱、笛子曲谱、手风琴谱、电子琴谱、简谱架子鼓谱、长笛曲谱、儿歌简谱、合唱曲谱、笛箫曲谱、尤克里里谱、为广大乐谱爱好者初学者提供方便的访问.

菜单导航

王发邦:教二胡的中国爸爸(图)

作者: 中国乐谱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7月23日 14:02:21

  他曾经师从“中国四大二胡大师”之一的刘明源,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开始义务传授弟子。从1998年起,他作为大连交通大学、辽宁师范大学、东北财经大学、大连中音音乐舞蹈学校等校特聘的老师,前后教授了近300名来自日本、韩国、美国、法国、俄罗斯等国家的洋弟子,在把时而婉转凄美、时而行云流水、时而起伏跌宕、时而高亢激扬的中国民族音乐二胡传播到世界各地的同时,66岁的他也被众多留学生亲昵地称为“中国爸爸”。

  周四下午,在中音音乐舞蹈学校,记者采访了这位堪称大连二胡大拿的老师:王发邦。

  1943年王发邦出生在旅顺。7岁时,跟着是京剧票友的父亲学拉京胡,随后又学板胡、高胡和二胡。1960年,17岁的王发邦初中毕业时,考入总政歌舞团二团担任板胡演奏员。当时的二团是由志愿军文工团回国后改编而成,所在地就在大连。1961年,二团和总政歌舞团合编,王发邦则随同整个学员队进入大连警备区前哨文工团。不久,王发邦被团里送到中国音乐学院学习,师从刘明源学习二胡。

  当时,刘明源和蒋风之、刘天华、瞎子阿炳(华彦君)并称“中国四大二胡大师”。二年半的学习时间,让王发邦的二胡水准有了质的飞跃。“因为刘天华和瞎子阿炳去世得早,至今,在中国音乐学院和中央音乐学院的二胡教授基本都是出自刘明源和蒋风之门下,很多人都是我的师兄弟。”采访中,王发邦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王发邦先后在大连市杂技团、文化局工作,那时,他就开始义务教授二胡弟子。2005年,已经退休的他被大连市杂技团请回来担任大连民族乐团的副团长,主抓编曲排练。民族乐团是清一色的二十多岁的女孩,共二十多人,她们极具特色的民乐小组合至今已经在法国、比利时、瑞士、日本、韩国等近十个国家巡回演出。大连市领导出国招商时,曾两次专点民族乐团随团演出。

  虽然这些年来,王发邦的弟子们很多都在中央以及大连的专业团体工作,不过,这些年,让王发邦更为出名的还是从1998年,他开始收起洋弟子的事。

  1998年,大连铁道学院(现大连交通大学)的一个日本留学生荒木知子想学二胡,恰好,王发邦的一个学生的父亲是铁道学院的教授,就这样,王发邦教授起了自己的第一个“洋学生”。王发邦给知子上第一堂课,教室门口就围观了一大批留学生。很快,又有七八个不同国家的留学生加入了王发邦的弟子队伍。

  留学生有自己的圈子,一来二去,辽宁师范大学、东北财经大学、大连理工大学、海事大学的留学生都来找王发邦学二胡。“尤其是日本人、韩国人还有泰国人非常喜欢学二胡,刚开始,我那几个日本和韩国的学生从别的学校打着摩托车来上课,风雨无阻。”

  因为要求学二胡的留学生太多,各高校干脆把二胡作为选修课,而王发邦则作为学校的选修课老师,定期去各学校给他的洋学生上课。当时,有人知道王发邦给留学生上课,劝他可以收取高学费,“我没那么想,其实留学生都是大一大二的孩子,也没什么钱,我就拿我的课时费,只要他们愿意学,我就很高兴。在这些学生中,尤其是日本学生对二胡的痴迷让我很惊讶。就是在2003年的‘非典’期间,他们和韩国的学生一堂课没落。”王发邦笑呵呵地告诉记者。

  2002年,王发邦被中音音乐舞蹈学校特聘为二胡教师,年纪渐大的王发邦也很难适应在各高校来回奔波,如今,他只保留了东北财经大学一个授课点,很多留学生便跟着他来到中音学校上课,因为大连的外国人圈子太有名,一些常住大连的外国人也随后而至中音学校学习二胡。

  让王发邦欣慰的是,很多跟着他学二胡的留学生还真不是心血来潮,有的学的相当专业了。最好的一个日本学生在中音学校考过了中央音乐学院认证的二胡考级的最高级九级,可以举办自己的二胡独奏音乐会。“我最大的学生75岁,是位日本老人。留学生朱濑和弟弟组建了‘中国民乐组合’,山岸奈津子回日本后圆了自己的二胡教师梦,韩国学生宗贤雅、罗家利回韩国举办了二胡独奏音乐会,翰大卫,一个在东北财经大学留学的美国大男孩,二胡演奏水平达到了7级……”说起自己的洋学生的成就,王发邦如数家珍,相当高兴。

  其实,不仅是洋学生,王发邦的大连学生也非常值得他骄傲。有考上中央音乐学院的、中国传媒大学的……去年,一个参加高考的女孩单凭二胡特长就获得了40分的加分,轻松考取了一所重点院校。

  11年来,王发邦教授了日本、韩国、泰国、美国、法国、俄罗斯等国家近300个留学生,真正可谓桃李遍天下。

  每年春节,王发邦都会收到来自异国他乡的很多贺卡、短信和电话。他的洋学生们有的叫他“导师”,有的叫他“先生”,更多的亲昵地叫他“中国爸爸”,王发邦很喜欢这个称呼。

  不过,这些开心背后还有王发邦付出的很多额外辛苦。很多留学生只识五线谱而不识简谱,而所有的中国民族乐曲都是简谱,王发邦只能亲自手写翻译成五线谱。年已六十多岁的他还要跟自己的学生学点简单的外语。

  辛苦之余,王发邦最欣慰的是自己的很多洋学生回国后都没丢下二胡,而是经常打电话求教他或利用再来中国的有限时间抓紧学习。每当听到自己的洋学生拉起热情欢快的《赛马》、悠扬婉转的《良宵》等中国传统二胡经典曲目时,想到他们回到各自的国家后还会演奏中国优美的二胡音乐,让世界更多的人听到中国的传统民乐,王发邦的教学劲头就更足了。

本文地址:http://www.ozine.cn/rhp/17318.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